文学馆 > (大雾)娇宠美人鱼 > 9.盛怒

9.盛怒


        不止是皇上好奇,连那盆子里的鱼都好奇地紧,虽说一个鱼头上并没有表情之说,但是萧翎直觉地感受到了它的强烈的看戏心态。

        萧翎不理那鱼,只劝着皇上道:“父皇,您是私下出宫,这些事,还是少沾染一些为好。”

        “知道啊,所以才叫你去打听。”

        皇上一本正经,好似真的是因为被那争执声气到了才提出了这样的要求:“阿翎,你只需要过去打探打探,将事情弄清楚就行了,有没有让你把人带过来。放心,朕有分寸的,不会露脸叫人现的。”

        “父皇考虑地还真是细致。”萧翎意味不明地说了句。

        “那是自然的。”皇上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快去啊。”半晌不见萧翎有动作,皇上不禁催促道。

        “父皇让德公公过去不就行了。”

        “不,朕只相信你,去吧阿翎。”皇上拍着他的肩膀,给他鼓励。

        萧翎被他说得没了脾气,反正这么多年就是这么过来的,气也没用。只是不生气,脸上表情也没有多好就是了。皇上撑着一口气,没有叫萧翎唬到,吹胡子瞪眼睛拿出了地不打听不罢休的气势。

        比脸皮,萧翎从来没有赢过。他沉着脸起身,打开门出去了,再不磨蹭。

        雅间里,皇上对着锦鲤悠悠道:“阿翎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脾气臭了点,也不知道是要吓唬谁呢。唉,这臭脾气,不知道是随了哪个。”

        阿遥吐了几个泡泡,深有同感。同时,她还觉得这个胖皇帝挺有意思的,做事有意思,说话也有意思,不管做什么都能把萧翎弄得无招架之力,很好。

        皇上和阿遥装作耐心地等待着,实则心里的好奇心都快要爆出来了。这两人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性子,若不是条件不允许,哪里轮得到萧翎来凑这个热闹。

        好在萧翎没有叫他们等到久,不过一炷香的功夫,雅间的门便被人从外面被推开。

        萧翎面色不善地回来,周身的气势比过去的时候还强了许多,阴沉沉的,好似能滴出水来。

        “怎得,真出事了?”皇上也不是看不清脸色,见萧翎这样立马担忧地问道,他只是好奇,可不希望真的出了什么大事。

        萧翎没有作声,往里头走了几步,随即又停下,转身嘲讽地说道:“还在外面呆着做什么,还不赶紧进来!”

        皇上和阿遥都不明所以。

        半晌,外头进来了一个半大少年。

        皇上惊叫出声:“小七?你怎么会在这!”

        阿遥见状悄悄地打量了一番,这个叫小七的少年也不过十四五岁,生的有些嫩,穿着一身月白色衣裳,唇红齿白,活脱脱一个俊俏的公子哥,眉眼之间,依稀有皇上和萧翎的影子。

        看皇上这语气,应该是宫里的七皇子吧。阿遥不得不佩服皇上强大的生育能力了。

        比起皇上的惊讶,阿遥的看热闹,萧翎隐隐的怒其不争,这个七皇子显得极为畏手畏脚,底气不足的样子,头还有一丝凌乱,似乎刚经历了一场大战。

        皇上一见他这样,立马就想歪了,语气沉痛:“小七啊,虽说你是皇子,身份尊贵,可也不能干出这样仗势欺人的事。你要是真把别人欺负地很了,后面还不是要朕给你擦屁股。”

        萧翎闻言冷哼了一声。

        七皇子面色涨红,偷偷望了萧翎一眼,见他这般,头低地更厉害了。

        萧翎坐下,也不看七皇子,对着皇上道:“父皇您可是高看他了。”

        “怎么回事?”皇上追问道。

        “他要是能仗势欺人也算他硬气,关键是,如今被人欺的却是他这个正经皇子。好在周围人不认得他,否则,皇家的脸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萧翎刚才过去的时候,就见到他这个七皇弟被人推搡着,差点没有被推倒下去。他身边的小厮也都被打趴在地上,毫无反手之力。若不是他过来了,指不定被人欺负成什么样子。

        当下,越看七皇子这束手束脚的样子就生气。

        这还得了,皇上听了,猛地站起来狠狠地锤了一下桌子。他虽然胖,可额头上青筋依然爆起来了:“混账东西!”

        七皇子一惊,赶紧跪在地上。

        “没叫你跪!”皇上怒吼一声。

        七皇子真是欲哭无泪,踉踉跄跄爬起来,不得已地还是要面对父兄二人的盛怒。早知如此,他今儿就不出门了,被人欺负了不说,还要承受这样的火气。

        “你说说,到底是谁欺负了你?”

        皇上说得咬牙切齿,他倒要看看,有哪个混账敢这样当众欺侮皇子,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阿遥张大了嘴巴,被皇上突如其来的气势给惊呆了。

        七皇子没好意思说话,萧翎也不指望他了,兀自解释道:“那人叫孙连昇,孙家旁支的三公子,平日里就是个斗鸡走狗之辈,出了事自有孙家兜着,养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德行。七弟今日从琴行里买了一把瑶琴,来醉仙楼的时候恰好碰上了孙连昇,那孙家三公子的新欢也是个好琴之人,他想着讨美人欢心,便同七弟索要。七弟不给,那孙家人便明抢了。”

        萧翎抛去了七皇子是怎么被欺负的一段,难得说了这么一大段话。要是平时,皇上还不知道怎么高兴呢,眼下却除了生气还是生气。

        “好个孙家,不过是旁支,就敢这样当众欺人,等着,都给朕等着!”

        皇上气疯了,他本是个好性儿的人,轻易不会脾气,可是孙家这回,算是踩到他的底线了。皇上别的都好,唯独一点,他护短。

        撇去对萧翎的偏爱不说,皇上对几个皇子都是一视同仁的,平时也都关爱地很。这小七虽说性子软绵,但也是他的种,哪里轮得到别人来欺负,还是一个旁支的公子,好大的脸。

        皇上知道,孙家这样猖狂,仗地不过是孙太后的势。他年幼失母,被先帝带在身边,先帝又当爹又当娘的养着他,自然不需要什么继母。

        可是他不需要,不代表别人不会介意,先皇后逝世三年,便有大臣上书要先帝立后了。先帝纵然不愿理会这些大臣,可也架不住有人天天念,日日念,唠唠叨叨地念着要你再娶。

        先帝也是个怕麻烦的,忍无可忍之下,对着京中的闺秀挑挑拣拣,最后选中了孙家嫡长女。先帝未登大位时,曾领兵征战西北,孙家也是那个时候才投靠了先帝,算是存了一份从龙之功。

        后来孙皇后入了宫,低调了好一阵,连最爱折腾的皇祖母都没有话说。皇上对这个继母没什么感情,平日里都难见上一次,亦没有任何冲突,只有面上的情分。

        皇上原以为这人是个好的,连先帝都是这样以为,所以看在孙家的面子上待她也不错。可是人终究是会变的,皇祖母和先帝相继去世之后,后宫里唯如今的孙皇后独大,她这心里也就活络了,连带着孙家士气也高了不少。这些年,他就没少听到孙家的糊涂事。

        孙老将军死了,孙家也不中用了。瞧瞧,现如今都敢欺负他儿子了。

        皇上不管孙家人知不知道小七的身份,他只知道自己儿子受了欺负受了罪。孙家,也是时候收拾了。

        皇上心里打定了主意,也有了想法,这才缓缓吐出一口气,压着怒气对七皇子说:“你且放心,父皇定会为你找回场子的。”

        不仅那孙连昇他饶不了,整个孙家他都要让他们褪一层皮。

        七皇子哆嗦道:“多,多谢父皇。”

        七皇子是一个性子好的少年,不爱和人作对。今日要是没遇上五哥,没准这事就这么过去了,被打就被打吧。可如今父皇要给他出气,他心里也是有些开心的。

        皇上瞧着七皇子这怯弱的模样顿时没了脾气,他气得是孙家,又不是七皇子,他忐忑个什么劲儿,于是道:“怨不得连一个旁支的都欺负你,这般畏畏缩缩的做什么,拿出你皇子该有的仪态出来。”

        七皇子很想拿,提了一口气,用劲儿地努憋了一遭,还是拿不出来,反倒做的不伦不类的。

        阿遥扑哧一声笑出来,在盆子里游来游去,这七皇子可真逗。

        “罢了罢了,看你这样子,朕也懒得难为你。”皇上叹息一声,见他还在那里站着,想起他今日是老吃饭的,遂道:“别站在那里了,坐下吧。你还没有吃饭吧,这菜都快凉了,朕叫小二再上几道。”

        七皇子忙不迭地应了一声,赶紧坐下来。

        坐上了才现桌子上还放着一个养鱼的盆子,七皇子虽年幼不管事,但萧翎府上的事他还是听说了,因而盯着盆子里的锦鲤欢喜道:“这是五哥从寺里带出来的锦鲤吧,我早就听说了,大补是不是?”

        他兴冲冲地问,可惜萧翎懒得回话,只淡淡地点点头。

        七皇子知道这个皇兄从来都是这个脾气,这态度比起几个哥哥还是好的了,所以也不觉得有什么。倒是阿遥,听到这话就僵住了。

        大补……

        她什么时候从灵药降成大补之物了。

        七皇子拿筷子逗着阿遥:“我早想着,这锦鲤既然是大补之物,归元寺里又还有许多,改明儿我也去寺里捞两天。”

        阿遥心里嗤嗤地笑了。

        皇上见七皇子越说越不像话,又不好告诉他实情,是好打断他道:“浑说什么呢,你身子好好的什么都不缺,补什么补,没得把自己身子补过了头了,过犹不及。”

        七皇子一想也是,他又不像五哥那样,遂不再提这一茬。

        皇上松了一口气,又盯着他问道:“方才听你五哥说,你今儿是去买了瑶琴的。你素来不爱弹琴,说这是附庸风雅,怎么今儿转性了?”

        七皇子忽地放下筷子,吞吞吐吐不说话,耳朵却整个烧地通红。

        这情况,没鬼才怪呢。

        “这是和孙家那兔崽子一样,拿瑶琴唬弄人家姑娘了吧。”

        “父皇,您别问了。”七皇子害羞地不行,人家姑娘还不知道他呢,这事情也还是八字都没有一撇,不好同父皇说。

        皇上乐了:“还真是,了不得了不得,这才是皇家男儿应该有的作风,朕等着你给朕唬弄出一个儿媳妇出来啊。“

        说完还饱含深意地望了萧翎,瞧瞧,这就是差别。弟弟都已经知道讨好姑娘了,哥哥到现在还没有开窍。

        他怎么就生出这么个迟钝的人哟,真是一点都不像他。


  https://www.wxgtxt.cc/wenzhang/103/103297/4787617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txt.cc。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txt.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