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大雾)娇宠美人鱼 > 13.变身

13.变身


        阿遥不说话。

        要不是眼前这个狗王爷,也不会有什么表姑娘;要不是没有表姑娘,自然也不会有那蠢猫。这一切,归根结底还是萧翎的错。

        萧翎见她这般倨傲,气地都笑了:“本王已经将那猫处置了,你还想如何?”

        阿遥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你怎么不把自己给处置了?

        “确定不吃?”

        阿遥:吃个屁!气都气饱了还吃。

        “好骨气。”萧翎非但不觉得冒犯,反而笑着夸赞了两声。阿遥直觉不好,它还指望着这人能多哄两声,低三下四地说几句,没准她的气就没了,也好顺理成章地被求着勉强吃一口。

        萧翎目光冷凝地望着阿遥:“既然这般有骨气,往后也别再吃王府的东西了。”

        说完,竟然就将福公公拿过来的肉端走了。

        端走了……

        阿遥鼓着腮帮子,被气地牙疼。更可怜的是她没有手,连扶一下下巴都做不到。

        萧翎说不管阿遥,就真的没有再管了,好几天,他都没有往阿遥那边看一眼,好似屋子里根本就没有这条鱼一般。

        两个互相都不理对方,纵使阿遥还是一只不起眼的鱼,那屋子里的气氛还是尴尬地很。福公公每每看着,都是想说又不知怎么说的模样。

        三日后,萧翎终于愿意恢复原状了,一早就上了朝。

        萧翎幼年中毒,且这么多年都无解一事朝中上下都知道。原本明一大师来京,众人还以为萧翎得了什么东西,有望痊愈,现在看来那不过是个笑话。

        几个皇子之中,大皇子、三皇子、四皇子俱已娶妻,就连四皇子,孩子都已经有好几个了。萧翎比四皇子小一岁多,今年正好十八。

        这样的年纪,寻常人家早就已经娶妻生子了,唯有成王殿下还是一如既往地纹风不动,任别人怎么说也没有动过什么心思。大臣这边,确实有瞄上萧翎的,只是高门女不愿意担负日后守寡的风险,低门女心有余而力不足,皇上压根瞧不上这些人,也不愿委屈了自己儿子。

        是以,成王的婚事才被拖到了现在。

        萧翎入朝,不少官员都前来打招呼,面上均是关切。几位皇子稍后也都前来询问,萧翎不动声色地应付,好在不多时,便闻得礼官高唱。

        俄顷,皇上行至大殿,坐定。

        今日朝上气氛有些微妙,前段时间没有什么人说话,后来吏部尚书奏了一个奏折,底下更是哑口无声了。萧翎看着众位大臣低头不语的样子,心知他们这是怕被迁怒。

        果然,下一刻皇上就开口了,拍着折子怒道:“汉水涨啮城郭,江溢堤坏,襄州告急,这般要紧的事,为何现在才呈上来!”

        吏部尚书慌忙跪下,口中也冤枉地紧:“皇上恕罪,微臣也是今日早上才接到这折子。据说,汉水水患之始,襄州刺史一时大意,以为只是小灾,没有采取什么措施。待水患蔓延的时候,才匆忙给朝廷上了奏折,不过眼下即便呈上来,也为时晚矣。”

        吏部尚书想也不想地就将责任推到襄州刺史头上。死道友不死贫道,襄州刺史是远在天边,他却是近在眼前,一个不好就担了圣上的怒火,何其冤枉。

        “好一个襄州刺史,好一个知情不报!”皇上震怒。

        众人皆俯。

        满殿皆静,许久,才听到皇上重重地吐了一口气,勉强克制住了怒火:“传朕旨意,襄州刺史张俞怀玩忽职守,酿成大罪,夺其刺史之职,贬为庶人。”

        吏部尚书连连称是,其余的也不敢接话。

        “太史令何在?”

        “臣在。”下方一人从后面站出列,往前走了几步回话道。

        皇上板着脸看着那人:“襄州之地阴晴几何?”

        “这?”太史令支支吾吾说不大出来。太史监确实负责天文历算,可是这等京外的阴晴之事,他们也没本事推算出来啊。

        皇上瞧他那样子就知道他们定然是解决不了了,连连挥了挥手:“罢了罢了,朕糊涂了,竟然问你这样的问题。”

        太史令被说得脸上一热,羞愧地退下去了。只怕错过了这次,皇上对他们太史监的印象更差了,唉,他也不想的,怪谁呢。

        太史令还在自怨自艾,皇上却已经将他抛开了,朗声问道:“襄州水患,已死伤近千人。大堤尚在补修,只是襄州官吏,朕已然不放心。诸位爱卿,可有谁愿意为朕分忧者,主动担任钦差一职,替朕亲临襄州,处理后续之事?”

        京城离襄州没有太远,路程也轻松,皇上原本以为会有不少官想要认领钦差一职,却没想到官员没出来一个,站出来的都是皇子。

        大皇子、四皇子、甚至年纪不大的六皇子都想着要为他分忧了。

        皇上看着底下的几个儿子,颇有些拿不定主意。他是万万没想到,这个钦差这么吃香,只是儿子有许多,职位只有一个。他也知道这些儿子是想在他面前表现表现,所以也不曾明确表态,只问道:“诸位爱卿有何意见?”

        “皇上,朕以为,此番襄州之行,责任重大。四皇子、六皇子固然出众,然四皇子自幼习文,危机时恐难有自保之力;六皇子年岁尚浅,阅历不足,着实不合适。”

        四皇子没有急着说话,六皇子却是等不得了,反问道:“正是因为阅历不足,才好好好历练,否则,宁国公以为这所谓的阅历是凭空得来的么?”

        宁国公也不惧他:“微臣只是觉得襄州之事非儿戏。”

        “那你是觉得我前头所言都是儿戏?”六皇子咄咄相逼。

        六皇子说完,赵家大老爷赵常信,四皇子母家舅舅礼部尚书周启渊也忍不住多嘴了几句。这就像是暗号一般,紧接着,后头的人立马你一言我一语的辩了起来。

        吵吵嚷嚷的,闹得皇上心烦不已,一本正经地呵斥道:“行了,朝堂之上言行无状,成何体统!”

        众人闻言忙收敛了些。

        皇上眼神扫过几个皇子,忽然又道:“既然你们都这么想去,朕也不好偏颇。不如这样,此番襄州之事便交由老三好了。”

        被莫名其妙卷进来的三皇子,迎着兄长和弟弟不善的眼神,心不甘情不愿,恍恍惚惚地领了旨。

        他怎么觉得父皇做的决定这么随便呢。不过,父皇好像做决定向来都是这样随便的。

        ……

        萧翎早朝回来,看了一场好戏,心情比往日好了许多。回府后,就看到福公公端着盘子从屋里出来。

        福公公见是萧翎,便停了下来。萧翎望了一眼他手上的盘子,里头还沾了油水,闻着味道就知道这是那鱼最喜欢的鸡肉。

        “这些日子你一直喂它?”

        福公公笑道:“王爷莫怪,奴才要是不喂它的话,它这会子早就饿死了。那日晚间它没有吃东西,第二日奴才就往里头扔了一个丸子。原想着它要是不吃的话再换别的,没成想,中午再过去看的时候那丸子已经没了。这鱼,当真是古灵精怪的,还十分好面子。”

        福公公说着还觉得挺有趣,萧翎却冷冷地哼了一声。

        福公公立即闭口不言。

        萧翎也不管他,直接推门走了进去。福公公在后面纳闷,他们王爷素来性子寡淡,少有同人生气的时候,自从那鱼来了之后,这小性子反倒多了许多。

        真是奇了。

        萧翎进去之后,本来不想去看鱼的,可是走着走着心中还是不甘心,脚步一转,就换了方向。

        阿遥正围着福公公留下的鸡腿在奋战。这鸡腿是府上的大厨子弄的,又入味又鲜美,即便是泡在水里,那味道也是经久不散,绝了!

        她吃地开心,突然间察觉到上面的光被挡着了。阿遥愤愤地抬起头,动作太猛,晃地她有点眼花。

        “本王还以为你是多有骨气呢,没想到连一天都忍不了。”

        说话的人语气极尽嘲讽之能,不用看也知道是谁了。要是换成三天前的阿遥,没准还会害一下臊,可惜她皮糙肉厚,现在身上的伤已经好了,这种程度的讥讽,她完全可以忽视。

        阿遥继续啃鸡腿,懒得同狗王爷计较。

        萧翎见它不理自己,不知道为何火气就上来了,也不知道为何就看这死皮赖脸的锦鲤不顺眼了。这半辈子的荒唐事,似乎都落在这鱼身上了。

        他坐到桌子不远处的锦榻上,瞥了一眼旁边的葡萄,捻了一颗,随手一弹。

        “咚!”

        阿遥被砸地抖了两下身子,她还没有开骂,又有好几颗葡萄砸进来,“咚咚咚”,颗颗都砸到她头上。葡萄不大,可是力道也不轻,阿遥觉得自己快要被砸肿了。

        她护着鸡腿,屏气凝神。待回头望着那罪魁祸还是一脸高高在上的狗模样,一股火气直冲头顶,冲地她体内灵气乱撞,好像要爆开一样。

        阿遥慌了,她穿到这里来,好不容易才积累了那么一点灵气,还想着多弄一点好直接变成原型的,要是现在就爆了不功亏一篑了?

        不过这点小痛,她先忍了!

        萧翎见此,忽然来了几分兴味,骨子里的恶劣分子让他想要看看这锦鲤究竟能忍到什么时候。他重新走到锦鲤身边,出其不意地下了手。

        阿遥眨眨眼睛,方才还在嘴边的鸡腿,不见了。

        她看到萧翎把鸡腿拿走了,然后扔到了地上……

        她的鸡腿!

        阿遥红了眼睛,护食的本能爆,体内的灵气瞬间四溢膨胀开来。

        “砰!”

        萧翎还没有从响声中回过神,就见到原本琉璃盆上坐着一条,半人半鱼的小怪物。没等到看清,那人鱼就从桌上滚下来,咕噜咕噜滚成了一颗球,然后化成了两条光溜溜的腿。

        那小怪物滚到自己脚边,对着他的腿张大了嘴巴,目光凶狠,狠狠地咬了一口。


  https://www.wxgtxt.cc/wenzhang/103/103297/4787617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txt.cc。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txt.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