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大雾)娇宠美人鱼 > 47.出宫

47.出宫


        爱美人鱼的小天使已经不见了

        这么长时间没有好好说话,  皇上心里其实也挺想念的。他的子嗣虽多,奈何少有与他亲近的。几个年长儿子们都在宫外,只早朝的时候见上一见;小的又一个个都在太傅那儿读书,整日看不到人影。

        偌大的御书房和寝宫,就他这么一个孤家寡人,  想找人说话都没得说。以前还有萧翎在身边,现在越显得孤寂了。

        不过,想念归想念,皇上看着萧翎的时候,  还是心中有气,故而说出来的话也带着些许酸味:“哟,今儿吹的是什么风,怎么把你给吹来了?”

        萧翎未言语,  皇上又对着旁边一本正经道:“福公公,  以后吹风的时候可要关好门窗,别什么香的丑的都放进来。”

        德公公压住笑意,  道了声是。他心知皇上对成王前来颇为欢喜,  如今的嫌弃,不过是拉不下面子而已。这对天家父子俩,  向来如此。

        说来,成王殿下一向性子冷清,能这般教训他的也只有皇上了。

        萧翎恍若未闻,  镇定自若地给上前请安。

        皇上看他那样子,  忽然现自己气地很不值。他收敛了神情,  假装咳嗽了两声,正色道:“今儿过来是为了什么啊?”

        萧翎坦诚道:“儿臣过来,是想在父皇这儿求个恩典。”

        “哼。”无事不登三宝殿,他就知道。

        原来封王建府的时候说得多好听,每天都过来看他,和从前没甚差别。结果呢,看个屁!果然,儿子永远还是小时候好,现在长大了,越来越不把他这个父皇放在心上了。

        少顷,皇上才结束了心里头的碎碎念,问道:“说说吧,为了哪个求恩典?”

        “为了儿臣府上的……”萧翎犹豫了片刻,这么长时间,他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阿遥的身份,故而道:“范家大姑娘。”

        皇上瞬间来了兴致,眼睛亮了许多,一改之前的漫不经心:“原来是为了你府上的小精怪啊,怪不得,朕还道哪个有这么大的脸面让你亲自过来求呢。”

        不知为何,萧翎对皇上口中的精怪二字颇为排斥,提醒道:“她有名字,叫阿遥。”

        萧翎平常小怪物小怪物的叫着,但是他中知晓阿遥不是怪物,且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萧翎也没办法把她当成怪物。所以皇上说的时候,他也下意识地更正了。

        皇上意味不明地瞅了萧翎一眼,他还没说什么呢,这就护上了,看来那小精怪本事不凡啊。他原本也不欲在这些事情上争执什么,只道:“你想为她求什么,赏赐?”

        “并非是儿臣想,是阿遥自己要求的。上次她出府,路上遇见了赵家的小公子,二人争执了一番,她大概是气不过,觉得对方以势压人,回府之后便让儿臣也给她弄一个封号。”

        萧翎说起这件事的时候,脸上还带着几丝笑意,看得皇上啧啧称奇,他可是知道自己儿子是什么性子的。

        “依她的本意,是想求一个郡主的称号的。”

        “你也同意?”皇上问道。

        萧翎随即摇头,道:“儿臣都未娶妻,怎好先认下女儿,再者,她名义上毕竟是范家女儿,无论怎么说都不应该越过范家。这郡主,是别想当了,儿臣也没有做爹的兴致。此次前来,不过是想求父皇给她一个县主的名头罢了。”

        县主不同于郡主,大齐所封的外姓县主还是不少的。

        皇上摸着短须想了会儿道:“也不是不可。”

        这小精怪对于萧翎来说本来就不一般。原来只不过是一条稍通人言的锦鲤,如今突然变成了人形,可见是个不俗的,有些神通也未可知,没准什么时候就能治好他儿子呢。

        就冲着这点,也要先安抚安抚她。何况皇上本身就对这个小精怪极为感兴趣,若不是萧翎拦着,说什么他早就去成王府亲自看看了。

        “你既然都亲自过来求了,朕便给赐她一个郡主的封号。德公公,磨墨。”

        德公公领命,小步上前,将桌案上的空白圣旨摊开,添了点水于砚台之中,细细地碾磨。半晌,待墨磨得透了,德公公方停了动作,恭敬道:“皇上,好了。”

        “嗯。”皇上微微颔,提气浸墨,思衬片刻便在圣旨上写了起来。

        这般封赏的圣旨,皇上不知写了多少了,寥寥数笔便成了形。忽然,他顿了顿,抬头看着萧翎道:“你说,朕应该给她一个什么封号呢?”

        “嘉宁二字即可。”

        皇上听了后,复又埋头,一气呵成。

        俄顷,他丢了笔,拿起圣旨左右看了看,颇为自得:“这可是朕拟的圣旨,也是朕给她的封号。于情于理,她有应该亲自过来谢恩,你说是不是啊?”

        萧翎无奈,绕来绕去还是绕回到这个问题上了。

        阿遥的事他从未想着瞒过父皇。初时听到这个消息,父皇就闹着要去见阿遥,只不过被萧翎拦了下来。他不让父皇见,一是为了不引人注目,二也是因为当时阿遥身上还有许多不确定因素。

        萧翎不确定她是好是坏,不确定她是否真的有那么大的本事,故而,他不愿意让父皇贸然前往。可如今,这册封的圣旨已经写好了,今儿过后,恐怕京城里都知道成王府多了一位嘉宁县主,想瞒,也瞒不住了。

        思及此,萧翎答应道:“父皇莫急,后日儿臣便带她进宫谢恩。”

        “算你识相。”皇上终于满意了些。

        父子二人在御书房里说了将近半个时辰的话,德公公屏气凝神地站在一边,也不打扰。只等皇上说好了,成王殿下准备出宫了,这才动了身,亲自过去送。

        萧翎一路拿着圣旨,回了成王府。

        正院这边,两个教养嬷嬷刚好放了阿遥休息。她还在喝水呢,忽然耳朵一动,就听到外头说王爷回来了。阿遥放下茶盏,兴冲冲地往外跑去,留下福公公高声喊着让她跑慢些。

        阿遥才不管呢,跑出了院子,果真见到萧翎往这边走了。且他手上还拿着东西,阿遥不认得圣旨,但是直觉告诉她,这一定就是了。

        她急忙冲上去。大抵是冲地太用力,一时间克制不住力道,停不下来,所以猛地抱住了萧翎的大腿。阿遥个子矮,这么看着就像是特意迎接萧翎的样子。

        萧翎语气莫名:“就这么盼着本王回来?”

        阿遥扶着他的大腿站稳了,脚趾头还有些疼,所以懒得理他,直接上手抢了那圣旨:“这是我的是吧,我的圣旨,是吧?”

        她仰着脑袋巴巴地望着萧翎。

        萧翎应了一声。

        “哇,皇上真是好说话。”阿遥赞叹道。

        萧翎心中不快,明明是他前去求父皇的,否则,换一个人试试?

        阿遥没管萧翎是不是不快,忙不迭打开了圣旨,然后脸上露出了瞬间的茫然。

        不过,她立马冷静下来,将那圣旨从头到尾每个字都细细地看了一遍,神情专注。她看了很久,一边看还一边认真的点头,偶尔出一声沉吟,好像在看宝贝一般,郑重地不得了。

        阿遥似模似样地收好圣旨同萧翎说道:“写的真好,果然是皇上的手笔。有了这道圣旨,从今以后我就是郡主了。哎呀,身价倍增啊。”

        阿遥背着手洋洋得意。

        萧翎的神情有瞬间的皲裂,好在,他暂时还不想拆穿阿遥。

        没过一会儿,后头又来了小厮。小厮行至萧翎面前,行了一礼:“王爷,张院正到了。”

        “知道了,将他请至书房。”

        “是。”小厮应声退下。

        萧翎原还想吩咐阿遥先回去,未料想,他一回头,人却已经不见了。不远处,阿遥将圣旨塞到怀里,走的极快,脸上还有些心虚。

        “知道啊,所以才叫你去打听。”

        皇上一本正经,好似真的是因为被那争执声气到了才提出了这样的要求:“阿翎,你只需要过去打探打探,将事情弄清楚就行了,有没有让你把人带过来。放心,朕有分寸的,不会露脸叫人现的。”

        “父皇考虑地还真是细致。”萧翎意味不明地说了句。

        “那是自然的。”皇上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快去啊。”半晌不见萧翎有动作,皇上不禁催促道。

        “父皇让德公公过去不就行了。”

        “不,朕只相信你,去吧阿翎。”皇上拍着他的肩膀,给他鼓励。

        萧翎被他说得没了脾气,反正这么多年就是这么过来的,气也没用。只是不生气,脸上表情也没有多好就是了。皇上撑着一口气,没有叫萧翎唬到,吹胡子瞪眼睛拿出了地不打听不罢休的气势。

        比脸皮,萧翎从来没有赢过。他沉着脸起身,打开门出去了,再不磨蹭。

        雅间里,皇上对着锦鲤悠悠道:“阿翎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脾气臭了点,也不知道是要吓唬谁呢。唉,这臭脾气,不知道是随了哪个。”

        阿遥吐了几个泡泡,深有同感。同时,她还觉得这个胖皇帝挺有意思的,做事有意思,说话也有意思,不管做什么都能把萧翎弄得无招架之力,很好。

        皇上和阿遥装作耐心地等待着,实则心里的好奇心都快要爆出来了。这两人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性子,若不是条件不允许,哪里轮得到萧翎来凑这个热闹。

        好在萧翎没有叫他们等到久,不过一炷香的功夫,雅间的门便被人从外面被推开。

        萧翎面色不善地回来,周身的气势比过去的时候还强了许多,阴沉沉的,好似能滴出水来。

        “怎得,真出事了?”皇上也不是看不清脸色,见萧翎这样立马担忧地问道,他只是好奇,可不希望真的出了什么大事。

        萧翎没有作声,往里头走了几步,随即又停下,转身嘲讽地说道:“还在外面呆着做什么,还不赶紧进来!”

        皇上和阿遥都不明所以。

        半晌,外头进来了一个半大少年。

        皇上惊叫出声:“小七?你怎么会在这!”

        阿遥见状悄悄地打量了一番,这个叫小七的少年也不过十四五岁,生的有些嫩,穿着一身月白色衣裳,唇红齿白,活脱脱一个俊俏的公子哥,眉眼之间,依稀有皇上和萧翎的影子。


  https://www.wxgtxt.cc/wenzhang/103/103297/4787618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txt.cc。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txt.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