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大雾)娇宠美人鱼 > 57.走人

57.走人


        爱美人鱼的小天使已经不见了  福公公咋舌不已,  不过听程七说的认真,也不敢再小瞧这只鱼了。

        他们王爷这么多年受了老大的罪,病痛不离身,请了无数的太医都没有治好。唯一能指望地上的明一大师,却又是个寻不到踪影的,  这一年一年的,  皇上派了多少人去找,  依旧没有找到。

        好在,  明一大师还是个守信的,  记得那十年之约。倘若明一大师给的鱼确有奇效,那就真的谢天谢地了。

        福公公念了一句阿弥陀佛,捧着钵盂的姿势更加虔诚了几分。但凡对他们王爷有利的,  他都会恭敬许多,哪怕对方只是一条鱼。

        福公公捧着鱼同程五、程七二人一道进了正堂。

        因这鱼非同寻常,三人让屋子伺候的下人都出去了,  自己来守着它,  战战兢兢,生怕一个不好出了差错。虽说府上还是安全的,  可事事无绝对,想对付他们王爷的人多了去了,谁知道他们会不会丧心病狂将这鱼怎么样。

        到了屋中,  福公公想着这鱼是个有用的,  所以特地拿来一个白瓷盆,  盛满清水,  再将鱼放进去。

        锦鲤入水,扑腾了两下,在盆里游来游去没个停歇,鱼尾轻轻地摆动,划出一圈圈涟漪,整条鱼显得很欢快。

        福公公不知道它在欢快什么,可怜见的,还不知道自己要被怎么着吧。

        没过一会儿,萧翎从里头出来,换了一身月白衣裳,整个人看着柔和了许多。

        福公公看着这样的王爷,仿佛已经预料到以后王爷解毒之后的场面了,心下欢喜不已。忽而又记起了上午的一桩事儿,对着萧翎道:“今儿王爷回来的迟,不知道皇上已经先后派人来了好几趟呢。”

        萧翎坐好,面前就是那白瓷盆里头的锦鲤,闻言挑了挑眉:“父皇叫人过来做什么?”

        “自然是关心王爷的,皇上也听说昨儿明一大师回京了,也知道您今儿要去寺里拜访,故而特意差人过来打听,等着消息呢。这要是寻常的大师,皇上一准早就将人请到府里来了,哪里需要王爷自己动身,可这明一大师吧,皇上心里也没底,所以只能在那里干着急。”

        要说这明一大师,福公公也是敬佩地很。有本事的大师不晓得有多少,可如他这般有本事,连皇上都要顾忌的,却只有这么一个。

        皇上向来看重他们王爷,虽说这方式有些奇特,但是仍旧还是一副慈父心肠,叫人看着也窝心地紧。好比现在,皇上投鼠忌器,怕明一大师对王爷不待见,耽误了给王爷解毒的事儿,故而也不敢轻举妄动。

        “只怕等会儿还有人要过来。”

        没看到人,当然还要再叫人来,福公公思索着。

        萧翎想了想,道:“程五,你拿着牌子进宫禀告一下。”

        程五抱拳,道了一声是,转身就走了。度极快,眨眼间就不见了身影,丝毫不拖泥带水。

        那锦鲤听的一愣一愣的,看得也惊奇。待人走了,不自觉地用尾巴拍了拍水面,闹出了点动静,并不是很大。

        几人再次将目光当到它身上,福公公现在看这鱼也下意识地往好的地方想,于是赞道:“这锦鲤,当真是个有灵性的。”

        萧翎不置可否。

        不曾想,这话说完,水里的锦鲤又一个高高跃起,钻出了水面,好像听懂了他的话,在得瑟一般。

        “了不得,了不得。”福公公惊叹不已,对这锦鲤能治好他们王爷又添了几分信心,“这明一大师给的锦鲤果真同别的不一样,待日后王爷好了,得好生感谢这位大师。”

        程七在边上插了一句话:“那可难了,人都不在寺里了,如何感谢?”

        福公公听着不解:“大师走了?可王爷不时刚才从那里回来的么?”

        “明一大师不晓得是昨儿晚上还是今儿一早就离了寺庙,都不知道他又往哪里走了。之前倒是给底下的小徒弟留了话,说等我们王爷过去的时候,带王爷去取他留下来的东西。结果就拿过来这么一条鱼,喏。”

        程七努努了嘴,对着那锦鲤:“且这锦鲤还不是小和尚取的,而是它自个儿跳到钵盂里头的,这般积极,满池子里也就它一条鱼了。。”

        “这……”

        不晓得是不是福公公的错觉,他觉得这锦鲤好像又得瑟了几分。

        自己跳到钵盂里,是一件得意的事?

        半晌,福公公道:“总归是明一大师留下来的,怎么样都不重要,好生伺候着就行。对了,王爷,明一大师可说了这东西要怎么入药?”

        入药?

        盆子里的锦鲤悄悄停了下来,吐了两个泡泡,游到边上,仔细地听了起来。她怎么觉得,事情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呢。

        “不曾说过。”萧翎漠然道。

        福公公还要愁,程七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公公,左不过是王爷的药,能治病就行,管它是炖了还是炸了,吃下去不就好了。”

        他不怀好意地在锦鲤身上溜了一圈,摸着小巴道:“这锦鲤看着也不是个肉多的,依我看,还是直接炖了比较好,也不需吃肉,喝了汤就行了。”

        那锦鲤,真的一动不动了,仿佛僵住了一般。

        萧翎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它,眸色逐渐变深。他见程七一直在说,听来聒噪地很,挥了挥手,让两人退下了。

        屋子里只剩下一人一鱼。

        萧璟端坐在一侧,不出一声。至于那鱼,显然,它已经绝望了。

        阿遥翻了个身,肚皮朝天,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不过以她现在的形态,就算再生无可恋也没有人看得出来,连表情都白做了。

        她悔啊,她就不应该相信那个秃顶和尚的话。想当初,她还是一条举世无双的美鲛人,无忧无虑,纵横四海。可好日子就这么到头了。

        浮华世界,大道渐消,灵气越来越稀薄,直至渐无。她自己的老巢也被不知道什么成分的脏水侵袭了,那味道,简直绝了。她阿遥忍无可忍,这才拼尽全力催动墨玉,划开了时空。

        只是没想到,她的运气竟然这么背,不仅弄错了时间,还弄错了形态。她本是鲛人,现在却变成了一条随时都能被人捏死的锦鲤!

        这就罢了,形态不同而已,过短时间等她恢复了一切都好,可老天爷为什么要让她落到寺庙里。

        这日日吃素,嘴里都能淡出个鸟来。阿遥最烦吃素,偏偏寺里面出了素还是素。

        她本打算养精蓄锐,等蓄够了就从寺里逃出去。可不巧,昨儿她冥想的时候,碰到了一个身量肥硕长相猥琐的老和尚。这样的老和尚,阿遥是不屑一顾的,多看一眼都嫌辣眼睛。

        可那老和尚迟迟不走,揪着荷花池边的树叶,揪了一片又一片,一副不把叶子揪完就不罢休的样子,成功地引起了阿遥的注意。

        阿遥游到他身边,摆动了几下身子。忽而听他说,明儿有个王爷要过来,还是为了过来拿灵宠。

        这样的大事,怎么可能不叫她上心。

        阿遥一想,王府是什么地方,跟着王爷,还怕以后不能吃香喝辣?再说了,不过是灵宠罢了,真要说起来,天底下哪知宠能比她还灵?

        既然在哪里都是要养精蓄锐的,还不如给自己挑一个好地方。王府,听着就气派,和她的身份也匹配。

        阿遥心里存了事,昨儿一天都没有休息好,搅地一整个荷花池里的鱼都没个安生。

        今儿,那帮子人果真到了荷花池边。

        她心道,那老和尚识相,没敢骗她。故而使了好大的劲表现自己,扑腾出了一地的水花,最后如愿以偿地被王爷看中,带回了王府里。

        阿遥一路走来,见识到了王府的富贵,心里更加心痒难耐了,

        结果,结果……

        到头来,他们竟然是把他当作炖了吃的药!

        老秃驴,你等着!

        阿遥咬牙切齿,恨不得现在就找到那老和尚将他捶死。可是,也只能想想而已,她现在还是一条任人宰割的鱼呢。

        想到这里,阿遥越浓郁的悲伤好似要化为实质。

        她这一番漫长的心理活动,外人是无从知晓的。在萧翎看来,这鱼自从程七说完话以后就不太正常了,到现在连眼珠子都不动,翻着白眼珠,好像死了一般浮在水面上。

        萧翎一路盯着它,自然看出了这鱼的怪异之处。

        它是真的能听得懂人话,所以,眼前这副摸样是因为停了程七的话,说要把它炖了吃了才变成这样的?

        倒是有趣。

        萧翎起身,从桌案上那了一块糕点,碾碎了一些撒到白瓷盆里。

        阿遥被糕点沫砸到头上,不疼,但是她自以为受到了侮辱,于是怒目而视。

        萧翎见她如此,手上也停了下来。

        “不吃?”

        阿遥忍着腹内的饥饿感,继续死鱼脸的神情,她不吃素,糕点也是素。另外,她宁死不屈!


  https://www.wxgtxt.cc/wenzhang/103/103297/4789067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txt.cc。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txt.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