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大雾)娇宠美人鱼 > 71.暗算

71.暗算


        爱美人鱼的小天使已经不见了T_T  又来了,就是这种表情,  福公公真是怕了。

        他也不想起什么争执,  最主要的还是怕这几个侍卫加起来都搞不定这个小祖宗,  于是蹲下来好言好语地劝道:“这天热太阳也大,  去外头指不定要怎么晒呢,  您这脸蛋嫩得很,要是晒伤了可就不好了。

        姑娘您还是好生待在府上吧,  一切等王爷回来了再说。我们府上也还是有不少好去处的,眼下院子里的荷花开得正好,  不如姑娘先去赏荷?”

        “这也不许,那也不许,  我在你们府上待着还有什么趣味。再这样下去,不如死了算了!”

        阿遥坐在地上耍起了无赖,大喊道:“我不活了,  不活了!”

        福公公满脸无奈,他老人家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临老了却在阴沟里翻了船。打不得,  骂不得,真是磨人。

        “姑娘您可千万别说这话。”秋霜含笑着将她扶起来,  顺手拍拍她身上的灰。早上刚换的衣裳啊,  转眼间就脏了。

        映雪也在一边跟着道:“就是,姑娘,  外头虽好,  可咱们王府的荷花也是一景,  姑娘想必还没有看过吧。不如我们一边赏荷,一边采些莲子来吃,或者吩咐厨房做一些玉露荷花羹,莲子羹什么的尝尝鲜也好,姑娘您说是不是?”

        “对啊,咱们先把近处的看了,明儿再看外头的。”

        “明儿能出去?”阿遥不依不饶。

        映雪看着福公公。

        福公公叹了一口气,他这辈子叹的气加起来都没有这两天的多,道:“去,去还不行吗,奴才今儿晚上就跟王爷请示。”

        阿遥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看这两个丫鬟是顺眼,被她们顺着毛撸,撸地舒服了,这才勉强应了下来。

        她不太想自己走路,只让映雪抱着走。路过那几个侍卫的时候,阿遥高高昂着脖子,从鼻孔里泄出一声气来,再留给他们一个骄傲的背影。

        众侍卫不为所动。

        福公公并程七在前头,领着众人浩浩荡荡地往花园里的荷花池中赶。路上,阿遥悠哉游哉地欣赏着美景。她走路有人抱着,旁边来有人替她打伞,这待遇,可是从来没有过的。

        成王府原宅子是前朝的国公府,那位国公爷曾名盛一时,极为显赫,可是后来犯了错,被贬了爵位,不过这府邸却是留了下来。且这府邸经过了几十年的休整,越大气完备,楼台停榭无数,小桥曲水亦时常可见,一年四季,各有景致,这样的府邸,放在在京中也是数一数二的。

        当今皇上给萧翎挑选王府的时候,头一个就想到这府邸,后来又是几番修缮,才有了如今的成王府。

        阿遥从未逛过这王府,如今乍一看,倒也觉得很不错。

        约莫走了一刻钟,一行人终于停下。阿遥原本还以为所谓的荷花池跟归元寺的那个小池子差不多,真来了地儿才知道自己孤陋寡闻了。

        眼前的湖泊,栽种着大片大片的荷花,远远望过去,只觉得一片碧绿,映衬之下,中间那几抹粉红,却越地扎人眼了。

        福公公站在湖边,感慨道:“这段时日没有过来看,现在才知道原来这里已经开了这么多了。真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啊!”

        阿遥淡淡地瞅了他一眼:“真是啰嗦。”

        福公公悻悻地闭嘴,俯下身问道:“姑娘,可要乘舟小游?”

        “自然是要的。”阿遥已经看见了湖边的小舟了。

        她同两个丫鬟先上去,只留一个划舟的在上面,其余人均不让上来。福公公担心她们出事,还想再多说两句,阿遥却已经让人开始划船了。

        秋霜见福公公急得在岸上跺脚,不由得可怜他几分,便向阿遥问道:“姑娘,您为何不让福公公上来啊?”

        这虽说是舟,但也比一般的舟大,坐几个人是绰绰有余的。

        阿遥扫了一眼福公公和程七,两人被看得陡然一怔,瞪大眼睛,期待地看着阿遥。阿遥自觉辣眼睛地很,毫不犹豫道:“一个老,一个蠢,带他们作甚。”

        舟没有走远,阿遥的话顺着风,飘到一老一蠢的人耳中。

        福公公和程七:会心一击。

        这下子,秋霜也不提了,老实地跟着小主子采莲。

        舟行至湖中间,荷花渐渐多了起来,阿遥对那花什么的不感兴趣,有秋霜和映雪就够了,她过来主要是为了糟蹋东西。

        荷花长得好看,粉粉的,白白的,凑近了些还能问道一股清香,阿遥一见着就忍不住辣手摧花。短短片刻,水面上一惊漂着不知道多少被撕毁的荷花瓣了。

        阿遥还在自得其乐,小手就没有停过,映雪和秋霜却恍若未见,还在认真做自己的事。

        不知不觉,小舟已经行到了另一岸边。阿遥她们还在流连中,忽然闻得岸上一人惊叫:“你们在做什么,这里的荷花摘不得!”

        柳绿没想到,就这么一会儿功夫没看着,就有人偷摘荷花了。她慌慌张张地赶过来,却见小舟上是自己从未看到过的两个丫鬟,还有中间那个胖丫头,这是哪个府上的,竟敢来成王府撒野。

        “那荷花是表姑娘吩咐要留下来的,你们快些上来,不得胡闹,否则我叫人了啊。”

        阿遥被她叫地头疼,偏过头问道:“她说得表姑娘是那个文家的?”

        “正是。”映雪答道。

        阿遥心中所想得到了证实,看着眼前那个小丫鬟也有些不善了。那文姑娘她还记得,就是她的猫抓伤了她。这个亲近文姑娘的丫鬟,想必也不是好的。

        阿遥心里一来气,也不想让这丫鬟好过。她本来都玩好了,可偏偏不上岸,把那一边的荷花都糟蹋了,连荷叶都不留下,都折断,都扔到水里,末了还拿脚踹两下。

        “嘿嘿。”阿遥砸了一个莲蓬到绿柳脚下,莲蓬是从水里连根拔起的,扔的时候还带来泥,沾了绿柳满裙子都是。

        绿柳气地差点没闭过眼去,这,哪来的小孩,这么没教养。

        “我就是摘了,还扔了,你待如何?”阿遥挑衅道。

        “你,你!”绿柳指着阿遥,话都说不稳了,“你是哪家的!”

        阿遥回以一笑。

        “放肆,放肆!”绿柳气地跺脚。

        “我看你才是放肆!”绿柳一惊,这声音听的怎么这么熟悉,回头一看,原来是福公公。

        福公公本来和程七在另一边等着,可是迟迟等不到人,便过来寻了。来到时候,恰好看到这小祖宗又和别人对上。

        福公公今儿早上就被萧翎吩咐要看好阿遥,更何况他没有从阿遥口里挖到,她身上到底藏着什么解药呢,故而对阿遥维护地紧。见此情况,想也不想就冲过来呵斥绿柳了。

        这绿柳他也知道,表姑娘那边的人吗,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吃相忒难看。

        绿柳连连给福公公行了礼。

        福公公冷哼一声:“得了吧,绿柳姑娘的礼,我可受不起。”

        “公公这样说真是折煞奴婢了。”绿柳知道这公公的厉害,不得得罪他,只好认错,又道,“奴婢方才见到这几人在折腾荷花,想着过来阻止一二,不想那小姑娘却是怒了,又糟蹋了不少。这要是主子怪罪下来,奴婢也担当不起啊,是以才生了口角。”

        “哼。”阿遥扬着小脑袋,不屑同她争辩。

        福公公见状,也不理这丫鬟说什么了,直接对后头使了个眼色:“将她带下去吧,以后做个洒扫的丫鬟就足够了。”

        “公公,”绿柳被吓地花容失色,“公公恕罪,奴婢怎么说也是王府呆了好几年,还是王爷建府的时候宫中拨下来的,公公不看僧面看佛面,给奴婢一次机会吧,奴婢再也不敢了。”

        “得了,若不是看你是宫中拨下来的,你以为自己还有命?”福公公再不让她多嘴,叫人拖走。

        绿柳的求饶声渐渐消失,福公公这才转过身对阿遥笑道:“姑娘可玩够了,玩够了咱们先回去吧。”

        阿遥并不想跟他说话。

        不过今天游湖也游地尽兴了,阿遥也隐隐觉得脚痛。她动了动脚趾,很是不舒服,便不再久留,跟着映雪几个走了。

        不巧,刚回了院子,萧翎就从外面回来了。

        狭路相逢,萧翎看着玩疯了的阿遥,竟然破天荒地笑了,只是笑地有些奇怪,弄得阿遥都不敢往他那边看了。

        萧翎欣赏够了阿遥的窘态,遂指着两个嬷嬷道:“这是皇上赐给你的教养嬷嬷,陈嬷嬷和张嬷嬷,你明儿就跟着她们学规矩吧。不得偷懒,不得造次。”

        “你,你莫不是在开玩笑吧。”阿遥保持着动物的直觉,后退了两步。

        眼前这两个嬷嬷,凶神恶煞,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性儿的,她甚至觉得这两人比萧翎还要可怕几分。

        “你觉得呢?”萧翎又笑了。

        两个教养嬷嬷恰到好处地看过来,眼神极有侵略性,将阿遥从头看到脚,从里看到外,然而深深地皱了眉。

        阿遥心中一跳,狠狠地打了一个冷颤。

        自从阿遥变大以后,成王府大事小事不断,萧翎也怕阿遥的事情被人知道,每日回去的都比较早。一来二去,皇上这里来的就少了。算起来,萧翎已经有将近十天没来过御书房,也许久未私下见过皇上了。

        所以他这次过来,皇上还有几分诧异。

        这么长时间没有好好说话,皇上心里其实也挺想念的。他的子嗣虽多,奈何少有与他亲近的。几个年长儿子们都在宫外,只早朝的时候见上一见;小的又一个个都在太傅那儿读书,整日看不到人影。

        偌大的御书房和寝宫,就他这么一个孤家寡人,想找人说话都没得说。以前还有萧翎在身边,现在越显得孤寂了。

        不过,想念归想念,皇上看着萧翎的时候,还是心中有气,故而说出来的话也带着些许酸味:“哟,今儿吹的是什么风,怎么把你给吹来了?”

        萧翎未言语,皇上又对着旁边一本正经道:“福公公,以后吹风的时候可要关好门窗,别什么香的丑的都放进来。”


  https://www.wxgtxt.cc/wenzhang/103/103297/4798665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txt.cc。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txt.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