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大雾)娇宠美人鱼 > 115.坦然

115.坦然


        爱美人鱼的小天使已经不见了T_T  按理说,  萧翎那个模样,他父皇长的肯定不会差,  那应该会是一个中年美大叔。

        可惜她现在还是一条鱼,  莫说脸了,连手脚都没有,  打扮也打扮不了,也不知道这样迎接皇帝,会不会失礼呀。

        阿遥心中存着期待,  这样渡过了一上午。

        临近中午的时候,萧翎终于回来了。阿遥贴在那里凝神屏气,  静静地听着动静。外头那声音比昨日的要大,  脚步声也比平日的要杂,听起来是有不少人。这也不奇怪,想必是那皇上也过来了,  他一来,便带了不少公公侍卫。

        脚步声由远及近,  待阿遥睁大了眼睛准备迎接的时候,  突然又都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  这时候不应该迫不及待地过来瞧她么?阿遥心中疑惑不已。

        阿遥在好奇,外头的皇上却在踌躇。

        连萧翎也停了下来,  看着皇上犹豫的神色,他又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故而抬了手,  让后头的人都退下,  只留下他和皇上。人走后,萧翎才问道:“父皇有什么事吗?”

        皇上支支吾吾了半晌才道:“阿翎,你说我要不要回宫再换一身龙袍?”

        即便萧翎同皇上亲近,可很多时候他还是摸不透皇上到底在想什么。萧翎黑着脸,沉默了一会儿方问道:“为何?”

        皇上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装束,今儿算是微服私访,没有惊动宫里的人。所以皇上眼下穿的是便服,样式还不错,料子也挺好的,偏偏临门一脚的时候,皇上又不满意了,觉得这衣裳不气派。

        在他心里,早已经将那锦鲤神话了一下,觉得这东西玄乎地很。皇上素来喜欢研究这些精怪的东西,无奈这并不是他想研究就能研究的。今天这一次,可谓是头一回,越是头一回,越显得珍重,皇上也像在他心里戳了盖的“精怪”面前留一个好印象。

        这样的衣裳,显然是不够的。

        皇上的表情太明显,萧翎想看不明白都难。他也由衷地庆幸自己方才将人都撵走了,否则丢地就是他父皇的脸。

        萧翎无奈道:“父皇不必太过上心,那不过是一条鱼而已。”

        “胡说!那可不是普通的鱼。”皇上一脸不赞同。

        萧翎轻笑出声:“您觉得,那鱼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

        皇上没有回答他,可是心里已经对这事想了许多次。所谓精怪,当然有不同寻常的地方,只他说不出来,毕竟每个精怪都是不同的,只有亲眼见到才能下定论。

        “您再不看,儿臣便送您回去了。”少顷,萧翎出声威胁。

        皇上抚了一把短须,没好气地瞪了萧翎一眼,结果对方完全没有领会到他的怒气。皇上见儿子当真不耐烦了,这才没有由着性子胡来。

        不过他还是认真地整理了一下仪容,确保自己的衣裳没有什么差错,这才开了口,让萧翎带自己进去。

        进了屋子,绕过大厅往里头走,离得越近皇上心里越是小心翼翼。近乡情更怯,其实道理是一样的。

        半晌,萧翎停在一个琉璃水盆里头,指着中间的锦鲤对皇上道:“父皇想看的,便是这一条。”

        皇上顺着他的手势往下看,猛然间,里头的锦鲤也从水面冒出一个鱼头。平静的水面,平静的鱼头,一双鱼眼目不转睛地望着皇上。

        “……”

        彼此看了几眼,这气氛就有些僵住了,毫无疑问,这两人都没有看对眼。

        许久,皇上才叹了一口气,阿遥也摆动了一下尾巴,重新沉入水中,背对着这父子二人,将失望二字表现地很彻底。

        “如何,满意吗?”萧翎看热闹似地问道。

        皇上勉强笑了两声,也不在意萧翎的调侃,问道:“你将它从寺里带出来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吗?”

        “自然。”

        皇上又盯着阿遥看了看,只见水里的锦鲤将将只有手心那么长,颜色很是明亮艳丽,整条鱼也很活泼,可是压根就没看到什么神异的地方,同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皇上还是想再试一试,于是俯下身,凑近水面小声问道:“你是哪路来的精怪,海里的,湖里的,还是只是河里的?”

        阿遥轻轻摆动了一下尾尖,很想直接甩他一脸水,可是看到这人身后的萧翎,只得按捺下来。罢了,她现在谁都得罪不起。

        皇上还不放弃,继续问道:“你听得懂朕说话吗,听得懂地话冒个头出来。”

        阿遥抽搐了一下嘴角,依然高冷地没有动。

        “你会不会变身,变成人形?”

        好吧,若是这点都不会的话,那显然就不是精怪了,皇上想到。

        意料之中,阿遥始终没有反应,皇上心中更加失望了。他昨儿期待了那么久,今天又早早地退朝跟着儿子出了宫,结果只看到了这样的一条锦鲤,不由得怀疑儿子之前的说法是否可信了。这锦鲤,看着不像是个能听懂话的人啊。

        皇上终于放弃了对阿遥的打量,对着儿子咕哝道:“明一大师怎么就将这条锦鲤给你了,若说灵药,合该是什么天材地宝之类的。”

        皇上本来对明一大师极为看重的,可是如今看到这么一条小小的锦鲤,也不免担心了起来。

        “给都给了,大师肯定有他自己的说法,至于有没有用,随缘吧。”

        皇上叹了一口气:“这佛家的人就是古怪,什么事情也不说清楚,生生耽误了多少事啊。”

        萧翎眸色低沉,他如何不想问清楚呢,只不过连人都未见到怎么问。

        他身上的残毒,到现在还没有办法解。虽说每次同父皇说起这件事的时候,自己都会安慰他莫急莫慌,可是心里还是在意的。若是可以,谁愿意当一个废人,谁愿意死呢。

        皇上不愿萧翎多想,道:“你也别担心,那明一大师朕还在让人寻,总有寻到的一日。”

        若是日后寻到了,自然,他也不必走了。皇上如今最后悔的事,便是当初将明一大师放走了。放走容易,再找可就难了

        “也寻了这么长时间了。”萧翎幽幽道。

        皇上干巴巴地说着:“事在人为嘛。”

        这话没有多少说服力,皇上心里也知道。

        皇上对萧翎不仅疼爱,还有愧疚。萧翎幼时养在他身边,满宫里都知道他极为受宠。皇上忧心他的安全,派了许多人在他跟前护着,然而还是让人钻了空子。

        他至今还记得当初萧璟中毒的模样,五岁的小人,倒在地上,全身都是血,连话都说不出来一句,眼睛都痛的闭不上。周围的宫人都在惊叫,唯他一人,毫无生气地仿佛死了一般。

        那是他生平第二次体会到什么是痛彻心扉。第一次是先皇去世,第二次是阿翎中毒,几乎快要死去。

        皇上不是一个好杀戮的,登基这么多年,从来都是宽容待人。但是那一次,他下令绞杀了上百人,上到妃子,下到宫婢,凡是沾染了这件事的,他一个都没放过。

        饶是这样,他还觉得对不起萧翎,时刻都想着弥补他。如今明知道有人能治好他,确找了这么多年找不到,可想而知皇上心里有多难受。

        都说往事如烟,随风就过了,可是有些事情,每想一次便心揪一次。皇上年纪大了,甚少回忆这些事,今日过来看锦鲤,反倒又被勾起来了。

        这话题有些沉重,皇上不怕萧翎承受不住,怕自己承受不住。

        于是,他机智地转移了话题:“阿翎,咱们今日午膳在哪里吃啊?”

        萧翎内心被勾起来的阴翳一下被打散。

        配合着皇上,萧璟贴心地反问道:“父皇想要去哪里吃?”

        “当然是外面的酒楼了了,你府上有什么好吃的。”

        皇上刚说完,就见刚才还一声不吭地锦鲤突然剧烈地摆动起来,虽然它只有尾巴和头灵活一点,但是捣腾出来的动静还真不小,一盆水,都已经被它弄撒一半了。

        萧翎蹙着眉,对阿遥的不识相很不满意。

        “休得胡闹!”

        萧翎冷眼看着,知道它听得懂。

        可是这次阿遥没有听他的话,甚至挣扎着想要蹦出来。那模样,甚至癫狂。

        皇上看了一会儿,认真地看,认真地听,然后回过头一本正经地对萧翎道:“哦,它方才说它也要出去吃。”

        萧翎:呵呵。

        阿遥重重地吐了一口气,当着两个嬷嬷的面,狠狠地拍了桌子。

        啪地一声,茶盏都被震碎了。屋子里突然静了下来,陈嬷嬷放下手,状若无事地凝视着阿遥:“姑娘,你想做什么?”

        张嬷嬷也顺势看过来,面无感情,眼无波澜。

        阿遥在两个嬷嬷的眼神威压之下逐渐败退,半晌,她搓着小手嗫嚅道:“我,其实我饿了,想吃饭。”

        好吧,其实她就只有这么大的胆子。

        张嬷嬷冷着脸看了阿遥一眼,面前的小姑娘不过四五岁,看她们的时候眼神中还有三分惧意,怯怯的,惹人怜爱。不过张嬷嬷毕竟在宫里磨了这么多年,心早就硬了,即便面对这么个胖丫头,还是没有软过。

        她和陈嬷嬷过来,本就是看在皇上和王爷的面子上,原还想好好教,无奈学生太不争气。张嬷嬷悠悠一叹,到底是流落在外的姑娘,自幼没人教导,掰不掰地过来还是一个问题。如此想着,她对阿遥也失了大半期待,道:“先学完走姿,姑娘就可以吃饭了。”

        “知道了。”

        张嬷嬷说得不带一丝感情,可是阿遥还是听出了她的失望,还有不满。阿遥低着头,莫名地有些委屈。

        她也知道两个嬷嬷在认真教导她,可是她真的不喜欢这些东西,像套子一样,时刻都束缚着她。阿遥无拘无束惯了,骨子里尚存着几分野性,想要这么短世间久驯服是不可能的,她心里也不愿改变。

        后面两位嬷嬷也没有说什么严厉的话,不过阿遥的情绪还是没有好转。

        晚上萧翎回来的时候,便看到阿遥趴在桌子边上,一动不动,背影都仿佛散着忧郁的气息。

        他招来福公公,细细地问了两句,待知道这小怪物耐性没了想反抗了,真是可笑不得。他早就料到阿遥会忍不住,但是没想到她会这么早就爆。

        且爆就爆,最后还一声不响地算了,败在嬷嬷的冷眼之下不了了之。萧翎摇摇头,心里再次认清了阿遥的本事。

        第二日,阿遥闷闷不乐的起身,由着秋霜映雪侍弄好,就坐在她专属的椅子上等待嬷嬷的到来。


  https://www.wxgtxt.cc/wenzhang/103/103297/4798665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txt.cc。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txt.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