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英雄联盟之最后王朝 > 第二百一十三章 虚弱的心

第二百一十三章 虚弱的心


  这周LTG战队仅有一场和IM战队的比赛,打完之后整支队伍便再次拉回到基地当中,开始了新一周的拉练。

  对于一支从赛季中半段临时调整阵容的队伍来说,他们需要训练的地方还有很多!

  “回城!重新做视野!”

  眼前是一局与VG战队的训练赛,作为不久前刚刚交手过的队伍,LTG战队在剖离了王大人拍脑袋想出来的奇形怪状的战术之后,和VG战队的硬碰硬训练赛陷入了苦战当中。

  战队之间的训练赛一般都是无论胜负,打满五局,当然,如果是互相之间都认可的强队,那就可以无论胜负打满七局。

  LTG战队这边和VG战队的训练赛已经进行了三局,LTG战队胜一负二。

  如果是在正常的BO5对局当中,接下来只要VG战队再拿下一场胜利,那么VG战队就已经胜利了。

  “林伟祥你能不能不要每次团战一开就死?!”

  “刘轻松不看我,我有什么办法?!”

  “不是,我又要开团,又要保AD,我有几只手啊?!”

  “打野应该多来上路帮我一下的……”

  “我自己也要刷野啊!你拿一个大树自己抗压不就行了吗?怎么帮你?”

  “……”

  赛后复盘环节,几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互相埋怨了起来,眼看着五人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王大人赶紧站了出来:“别着急!我们现在是练习新套路,本身就相当于重头开始!打不过他们这种已经磨合了半个赛季的队伍不是很正常嘛?接下来还有两场比赛,我们多注意下之前比赛里发现的问题……”

  “没错!尤其是前十分钟的视野上!”金教练也插了进来,“我们前十分钟的视野数量是绝对够的!但是在下半区视野位置上我们还能再做一些调整,不能让他们这么容易就排掉我们的真眼!比如说这里……”

  虽然王大人和金教练两人试图将队员们的思绪拉回到比赛本身之上,但是任何人都能看得出来,此时五名选手之间的气氛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

  “哎!”

  微微叹了口气,王大人心道:现在队伍的问题,也只能去用胜利来化解了!

  点开自己的属性面板,再次确认了一下自己的团队buff光环的距离限制--十米之内有效。

  “罢了!就开上两局吧!虽然在正式比赛上没办法通过这种手段帮助队伍取得胜利,但起码在训练赛里让世界六他们在最巅峰的状态下找找感觉,用胜利压下队内的矛盾再说吧!”

  随着众人结束了刚才比赛的复盘之后,第五局比赛正式开始。

  “团队buff光环,启动!”

  “嗡!”

  王大人只感觉自己如同一瞬间开始了一场长跑一般,体力开始飞速下降了起来!

  “兄弟们,加把劲!这局二十分钟拿下他们!”

  ………………

  团队buff光环的效果是立竿见影的。

  在LTG战队五人拥有了系统加持之后,不仅在对线时操作更加的流畅,就连在对局中的视野也开阔了许多!

  “还有一分钟刷小龙!我先B了跟你一起做视野!”

  “对面上单有传送?”

  “top  d  11.21”

  “中单没闪!9.31!”

  “直接打!”

  这一场比赛中,LTG战队五人之间忽然就没有了之前的生涩配合,就仿佛之前一组缺乏润滑,咬合之处咔咔作响的齿轮组一般,在加入了润滑油之后,运转速度骤然提升了十几倍!

  “这决策,这配合,这默契!”一边听着队员们交流声的金教练看着屏幕上几人行云流水一般的配合,一波团战直接碾碎了对方,不禁感叹出声!

  王大人没接话。

  他现在很累!

  他现在额头逐渐见汗,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搞快点啊!再拖个十几分钟老子就要顶不住了!

  为了能让队友们在训练赛中稳定下来,王大人这次是真的拼了!

  一波小龙团战之后,LTG战队势如破竹,顺势收掉了VG战队的中路外塔!

  中路的冷少也开始在这局比赛中频繁出击,四处寻找机会,将VG战队打的辅助都不敢自己一个人出门去做视野!

  几分钟过后,LTG战队再次大龙逼团,没有视野的VG战队只能硬着头皮上前接团,最后被LTG战队一波团灭,直接推平了基地!

  二比二,平!

  在场上队员们的连声“NICE”之下,王大人虚脱般的躺倒在了自己的椅子上,不过好在训练室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选手们那边,没人注意到王大人现在的状态。

  “这一场比赛打的相当不错!”

  金教练丝毫不吝惜自己的溢美之词,对着五名队员挨个猛夸了过去!

  比赛打得好不好,队员们心中是最有数的,这场比赛他们每一个人都能感受到自己身边队友们的状态之火热,包括他们自己都没想到,原来他们这支之前配合的像坨屎的团队竟然能爆发出这么打的力量!

  “赶紧!抓紧时间复盘!我们最后一局干翻对面!”

  “乘胜追击!连追两盘!”

  “干干干!”

  听着队友们的鼓噪,王大人的脸色再次苍白了几分!

  “算了!送佛送到西!今天老子拼了!”

  短暂的休息时间过后,王大人咬着牙再次开启了团队buff光环……

  “啊!这精妙的操作!我好强!”

  “看看爸爸这伤害屌不屌?”

  “勾到了!上!”

  状态好,世界六等人纷纷大呼小叫了起来,愣是把一场训练赛打成了网吧五连坐的热闹感觉。

  而另一边的王大人则是一副要死的样子瘫在了自己的椅子之上,双目无神。

  “结束!”

  “拿下!”

  “NICE!让二追三!”

  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结束,冷少等人起身互相击掌庆祝。

  另一边,王大人哆哆嗦嗦的站起了身来。

  “哎?王大人你干嘛去?”

  冈本正要跟着金教练一起去向选手们祝贺,一转眼却看到了王大人正慢慢向着门外走去。

  “我去打个点滴。”王大人虚弱道。

  “哦!路上慢点啊!”

  ………………

  “这次自己来的?”熟悉的诊室中,熟悉的老头医生拉下老花镜,视线从镜框上方看向了王大人,“这次又是老毛病?”

  王大人小脸煞白的点了点头。

  老头唰唰唰几下写好了单子,告诫道:“年轻人,不要这么拼命!你这个情况继续持续下去,我怕你年纪轻轻就要搞坏身体啊!”

  你以为我想啊!

  王大人翻了个白眼,也没跟老头顶嘴,转身走出了诊室找小护士打点滴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王大人被一阵凉风吹醒。

  环顾四周,还是那间病房,自己的吊瓶还剩下半瓶液体。

  “好大的风,没关窗子吗?”

  王大人从架子上拿起了自己的吊瓶,穿上鞋子慢慢走出了病房。

  “风是从那边吹来的!”

  循着感觉,王大人绕开了正在护士台打瞌睡的小护士,一步一步走上了楼梯。

  顺着楼梯爬到了最上一级,本该是重重加锁的天台门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大敞着,高层的冷风顺着这道大铁门呼啸着灌了进来,吹得王大人面色一阵发白。

  “什么情况?保洁在扫天台?不能吧?这都大半夜了……”

  这样想着,王大人放轻了脚步,高举着自己的液体袋子轻轻步入了天台当中。

  映入眼帘的,便是满地的尘土。

  一大堆布置在楼顶的不知作用的机器发出低沉的嗡嗡声,让本来静谧的夜晚凭空烦躁了起来。

  原本应该插在天台大铁门上的重重枷锁被人打开随手丢在了门口,王大人借着机器的微光瞟了一眼,发现上面除开尘土之外,一个小小的手印清晰可见。

  “谁开的门?”王大人皱起了眉头,转头打量起了四周。

  “啪嗒!”

  “哎哟!”

  一阵吃痛声从侧面传来,王大人一惊,接着赶忙快走两步,靠着楼顶的入口向侧面窥视而去。

  一道身穿蓝白条纹病号服的身影正努力的从地面上挣扎起身,看样子是刚从高高的防护栏上跌落而下。

  等那身影坐起了身形,撩开了面前的长发,王大人忍不住喊了出来:“杨小佳?怎么是你?”

  “啊!!!”

  黑夜中,一声女子尖叫划破长空。

  ………………

  趁着没人循声赶来,王大人有些狼狈的拉着杨小佳从天台上逃了下来之后,一溜烟跑到了医院大院中的一处长椅上坐了下来。

  本来就因为开了团队buff消耗了大量精神的王大人此时再也支撑不住,整个人喘着粗气靠在了杨小佳的身体之上。

  “你好重呀……”杨小佳同样有些微喘,轻轻推了推王大人的胳膊。

  “让我歇歇!”王大人眼睛一闭,只顾着自己喘着粗气。

  他感觉得到,杨小佳的身子很单薄。

  单薄的有些异常。

  费力坐直了自己的身体,王大人这才再次高举起了自己的点滴袋,仔细看向了对方的面孔。

  杨小佳下意识的避开了王大人的眸子,视线在王大人身上一转,立刻看到了王大人高举的点滴袋,惊呼出声:“啊……爸爸,你、你怎么了?”

  “我这是小事儿!”王大人轻轻摇了摇头,接着道,“倒是你,大半夜的跑到天台上……想干嘛?”

  杨小佳伸长了手臂,从王大人手中接过了点滴袋,眼睛在袋子上瞟了一眼,顾左右而言他道:“百分之一点八的葡萄糖……百分之八十的生理盐水……爸爸你打这些液体做什么?”

  “所以说,我这没什么大事!”王大人耸了耸肩,接着追问道,“你还没跟我说呢,跑天台上干嘛去?”

  杨小佳眼睛转向了一边:“看星星呀?”

  “我头一次听说上海还有星星!”

  “嗯……看夜景?”

  “爬到护栏上去看夜景?”

  “那就……吹风?”

  王大人被杨小佳这幅软绵绵但却抗拒到底的模样气笑了:“我爸是大夫,我小时候常听我爸说,医院里的病人往高处爬,除了想跳楼之外,没有第二种可能了!”

  杨小佳闻言,肩膀一垮,泄气般道:“你爸还会跟你说这个?”

  “当时我还小,我爸怕我自己一个人在家没人管,每天上班都带着我一起去。”王大人说着,仿佛又回到了自己的小时候,“有时候,我就在医院大楼的楼底下看蚂蚁,直到被我爸发现,他跟我说,不要贴着医院大楼玩,当心被上面掉下来的东西砸到……”

  杨小佳听的有些出神,然后下意识为自己辩解道:“我都会好好看看下面有没有人的!”

  此言一出,两人之间又是一阵沉默。

  过了一会,杨小佳开口了:“我不想再继续毁掉他们的人生了。”

  杨小佳低着头,低垂的发丝遮住了她的面孔,王大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我已经撑过第五次化疗了。”

  化疗。

  这两个字就这么被杨小佳轻声说了出来。

  王大人明白,化疗代表着什么意思。

  绝症。

  以及。

  将死之人。

  “保守治疗,一个月花销将近二十万,医保报掉百分之八十,一个月四万块钱。”

  “我的病从查出来,到现在已经快一年的时间了。”

  “五十多万,已经砸了进来,却还是每天等着匹配库的消息。”

  “刚开始,每天都期盼着好消息,一个月,一个月,又一个月。”

  “马上是第二年了,医生也在鼓励我,说我能再多坚持三五年。”

  “我一点都不高兴!”

  “三五年,那又该是多少钱?”

  “多活上三五年,把我的家彻底毁掉再去死,不如现在直接走向终点去!”

  “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说到这里,杨小佳转过了头。

  出乎王大人意料的是,她显得很平静,除了通红的眼眶之外。

  “你……”

  杨小佳摇了摇头:“你的液体输完了,我陪你回去。”

  王大人抬头,不知何时,自己的输液袋中的液体已经见底。

  “我有钱。”王大人语气僵硬。

  杨小佳笑了:“然后呢?”

  “我可以都给你!让你治病!”

  “为什么?”

  “……”

  杨小佳就这么笑着,伸出手开始一个一个解开胸口的纽扣:“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你!”

  杨小佳的手不停,就这么用通红的眼眶看着眼前的少年:“我给你,都给你,但是,别再说给我钱了,我不需要。”

  王大人伸出扎着针管的右手,死死地抓住了眼前这名女子的双手。

  王大人的力气不大,但虚弱的她没法挣脱分毫。

  “我不想你死。”王大人看着她通红的眼睛这么说道。


  https://www.wxgtxt.cc/wenzhang/144/144073/5454930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txt.cc。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txt.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