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大山寨 > 第7章 文斗赌字

第7章 文斗赌字


文斗,这个在这世界极其新鲜的词,从陈宇的嘴里一出来,就让所有人都有些不解和诧异。

        赌斗,是建元大陆的传统,会让双方选择一种方式,但是谁也没选择过什么文斗。

        武士之间,会选择赤手、兵器,或者是类似竞技,比如射箭之类的。就算是文士,虽然不会像武士那样厮打在一起,但是也会以念力互相比拼,其凶险不亚于武士之间的比斗。

        “文斗?什么文斗?”左坤一脸茫然不解的样子。

        “猜字,双方各下赌注,输的一方无条件服从,怎么样?敢吗?”陈宇挑衅似的扬了扬眉,他料定左坤不会说不敢。

        “哈哈……真是笑话,我的老师可是监察御史,几年前,我就已经将四书五经倒背如流,小小的猜字游戏,我会怕你?说吧,怎么个猜法?”左坤牛气哄哄,微微仰首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

        陈宇很清楚,这个世界与地球的古代有些相似,文学方面,也是以四书五经为主流,修炼文士的人,自然知识渊博。陈宇在地球,可没学过什么四书五经,而他的前身,因为叛逆的心理,更是没什么知识底蕴。

        “很简单,现场找一块牌匾,我们来猜牌匾上的字。如果你输了,我要你给我家喜儿道歉,而且再支付十万金币的赔偿费。”陈宇的脸上极其平静,完全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好好好,如此简单最好不过,但是如果你输了,我要你跪下来给我磕头认错,再把我的鞋底舔干净,如果舔的干净,我或许可以就此放过你,但是如果舔的我不满意,我就捏碎你的狗头。”左坤阴笑着一脸狞色,四书五经倒背如流,还有什么字是他不认识的?他看着陈宇,仿似已经在看一个死人了。

        哈哈……

        一声爽朗的笑声,那个山羊胡的中年书生,摇着一把纸扇,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好有意思的赌斗,小生愿做这评判,不知两位公子可同意否?”

        陈宇其实早都注意到这个中年书生,和那个络腮胡大汉,这两人看似只是起哄的,但是这两人起哄的时机和内容,却好像都在偏向陈宇,所以陈宇点了点头,抱拳一礼,算是没反对。

        左坤那高傲的性格,根本不会去在意围观的群众,而且认为自己稳赢,谁做裁判对他来说都一样,自然也没反对。

        中年书生见两人都答应了下来,捋了捋山羊胡,看着陈宇微微一笑:“不知这位公子要猜哪一张匾额?”

        “就那张,让他先来猜。”陈宇看似随手一指,一块黑色的匾额,上书两个白色的大字。

        所有人随着陈宇的手指一看,顿时都露出了不解的模样,每个人都认为陈宇会选择比较生僻的字,可是竟然会选择这么两个几乎每个人都认识的字。

        “哈哈……这有何难?我看你还是乖乖的给本公子跪下磕头认错吧。”左坤已经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这也太小儿科,太简单了。

        陈宇不以为意,轻笑一声:“输赢还没定论,你还是先猜吧。”

        “畫(hua)坊”左坤毫不犹豫的说道。

        ‘这小伙子是不是脑子傻了,怎么出这么简单的,我都认识嘛。’

        ‘就是,还以为能激烈点,这也太没劲了,浪费我时间嘛。’

        群众开始嘀嘀咕咕的小声议论了起来,显然,这些群众对这种无趣的比斗很失望。

        但是陈宇却放肆的哈哈大笑了起来,忍俊不禁的看着左坤说道:“左坤,你确定这是畫(hua)坊吗?你确定吗?你敢确定吗?”

        左坤冷哼一声,一副不屑的样子:“我……”

        “别你你我我的,你就说你确定吗?”陈宇一副咄咄逼人的架势打断道。

        左坤眉头一皱,显然陈宇这副得意洋洋的样子,让他很生气。

        “我……”

        “都说了,别你你我我的,赶紧说,你确定吗?”陈宇一脸的奸笑,再次一挥手打断道。

        左坤两次都想说‘我确定’,可是两次都被陈宇打断了,看着陈宇那副奸诈的模样,左坤有些疑惑了起来,这狗东西不是傻了吧,他凭什么这么得意?他凭什么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

        不止左坤,就连围观的人,也有些露出了疑惑之色,有一个书生打扮的青年,皱着眉头认真的看起了那块匾额上的两个字。

        ‘难道是書(shu)坊?’这个书生自言自语小声的一嘀咕,旁边顿时有人发出了咦的声音。

        ‘怪不得这小伙子这么笃定,我想起来了,这个字念(書shu)’

        正所谓看热闹的不怕事大,这些人虽然念叨的很小声,但还是一字不落的被左坤听了进去,左坤突然眼睛一瞪,扭头再次朝那个匾额看了过去。

        充当裁判的中年书生,将折扇一收,轻抚着自己的山羊胡,脸上似笑非笑,大有深意的看了陈宇一眼。

        “诸位诸位,咱看热闹归看热闹,可千万别出声啊。”陈宇赶紧嚎唠一嗓子,紧接着转头小声的对喜儿说道:“喜儿,这哪有卖大袋子的,十万金币呐,得找个大袋子装才行。”

        “我也不知道。”喜儿天真的摇着头。

        “我说左坤,你到底想好没有,能不能确定?我可没时间陪你在这一直耗着,各位观众也可都还有各自的事呢,你要是实在不认识,就干脆认输好了。”

        陈宇一脸诡诈的笑容,让左坤仿似看出了什么,但又好像什么都看不出来,心里顿时乱了起来,他自信自己不会认错,可是陈宇一脸的得色,和围观群众的议论声以及不断的催促,让左坤心烦意乱。

        “是……是書(shu)坊。”左坤此时的语气,没有了一开始的自信和笃定。

        陈宇的脸上明显有些失落之色,强挤出一副难看的笑容,说道:“左坤,你可得相信最初的判断啊,你一开始不是说这是畫(hua)坊吗?怎么又改書(shu)坊了?你……你确定吗?”

        “我当然确定,这就是書(shu)坊。”看见陈宇那一副跟吃了死耗子似的表情,左坤爆棚的信心瞬间回归,讥笑一声说道。

        同时左坤暗暗心惊,他竟然会看错,幸亏这小子白痴,太过得意露出了破绽,否则自己可就真输了,左坤越想越得意,自己在父亲那里学的官场察言观色,可是没白学啊。

        陈宇低沉的脸,慢慢的绽放出了一个奸计得逞的笑容,大声嚷道:“大家都听到了,他已经确定了。”随后陈宇看着左坤,一字一顿的说道:“我说那是畫(hua)坊。”

        围观的群众顿时一呆,左坤的脸色也瞬间沉了下来,但是还没等左坤有何反应,陈宇转身对中年书生一辑。

        “还请先生裁定,那匾额上的两个字念什么。”陈宇一拱手说道。

        “畫(hua)坊。”中年书生再次打开折扇,笑道:“其实那位左公子一开始并没错,只是可惜啊,心智不坚,最后却随波逐流受到了影响,说了个错误的答案。”

        咔嚓一声晴天大霹雳,劈在了每一个人的心头上,尤其是左坤,简直被雷的外焦里焦了。他明明一眼就认出那是(畫hua)字,可是就因为陈宇和围观之人不断的干扰,最终误导他以为自己认错了,又改成了(書shu)字。

        書畫(书画)这两个繁体字,实在太相似,以前在地球的时候,陈宇就因为这俩字,闹过几次乌龙,所以印象特别深刻。不过左坤饱读四书五经,很明显,他不可能看错,所以陈宇运用了一个小技巧,那就是心理暗示。

        陈宇曾记得一个故事(某病人胳膊摔断了,但是医生拿反了X光片,皱了皱眉:“你这个腿可全断了。”于是,这个本来胳膊断了的病人一下子就站不起来了)。这个故事听起来夸张,但是却完全是有可能的。

        心理活动,也可以理解为大脑的思维活动,而人体的大脑又是人体神经的总指挥部,一旦一个人的大脑认定了一件事,身体的神经就会做出相等的反应。

        这就是心理暗示的魅力,本来左坤是很确定的,可是陈宇不断的打断他,不断的质疑他,或明或暗的间接暗示左坤错了,再加上这些群众,这些人是看热闹的,当然会口不遮拦,而且大多数都是商贩,文化程度不会很高,七嘴八舌的,对左坤造成的判断影响,也是一种心理暗示。

        所以左坤悲剧了,他在别人不断的质疑中,在不断的间接或直接暗示下,他质疑了自己的判断,做出了错误的选择。

        “你个狗东西耍诈。”左坤脸色通红,此刻他全明白了,他中计了,一开始就中计了,陈宇选择这个认字的赌法,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让他来先猜,就算他猜正确了,陈宇也跟着说一样的,那只能算俩人平手,陈宇也不会输。但如果他说错了,那陈宇就赢了。

        其实左坤并不笨,否则又怎么会被称为天才,只是这个只注重修炼的世界,很多地方是无法与地球相比的,比如心理学,就已经被地球人研究的十分透彻。

        陈宇抬起右手用食指点了点自己的右太阳穴,轻蔑的一笑:“智慧是一种综合能力,包括知识但不仅限于知识。”

        ;


  https://www.wxgtxt.cc/wenzhang/36/36743/19705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txt.cc。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txt.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