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大山寨 > 第32章 命案疑点

第32章 命案疑点


陈宇来到内城,站在孔府外面,看着这庞大的门楼,门前三层阶梯,两侧威武的石狮,可以想到这里曾经一定很气派。

        可是如今,大门紧闭,门前零落着深秋的落叶,雨后更显萧瑟,真是应了那句话,人走茶凉。

        陈宇来的,是最早的命案现场,已逝兵部右侍郎孔维的府邸,这三起案子都是针对三皇子的,那最大的嫌疑人,自然就是大皇子,而东城兵马司指挥和户部右侍郎,都是大皇子的人,此时陈宇与大皇子已经下了军令状,想来不管是不是大皇子做的,估计他都会阻挠陈宇调查,所以陈宇打算先简后难,便来了孔府。

        哐哐哐……

        陈宇握住门环敲了起来,片刻后,大门吱呀一声开起一条缝,一个老头从门缝钻出半个身子,上下打量了一番陈宇,问道:“请问公子找谁?”

        陈宇微笑一拱手:“老人家,我想找孔维大人。”

        “公子与孔维大人是什么关系?”老头好奇的问道。

        “朋友的朋友,受朋友之托,有事相询。”陈宇毫不犹豫的答道。

        老头叹息一声:“还以为不会再有人来了,孔维大人已经死了,难道公子不知道吗?”

        “知道,老人家可否容在下给孔维大人上柱香,也算对我那朋友有个交代。”陈宇朝着老头一抱拳。

        “进来吧。”老头将一扇门完全打开,让开了身子。

        陈宇道了一声谢,便大步走了进去,庭院很大,但是却到处都是落叶,没有一丝人气,充斥着萧瑟的味道。

        “老人家,孔府的人呢?”陈宇疑惑的问道。

        老头低头叹息一声:“都走了,孔维大人一死,家眷就都搬回老家了,只留下我这老头子守着。”

        陈宇微点了下头,便直接走进了大堂,这里还挂着灵幡,摆放着孔维的灵位,墙上一个大大的奠字,配上这毫无生气的庭院,到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陈宇上过香,便离开这改成灵堂的大堂,走向后院,也就是家眷居住的地方,守家的老头也没跟着,对于他来说,也不怕陈宇会是什么坏人,毕竟这里已经人去屋空,没什么值钱的。

        后院的正房贴着封条,很明显这里应该就是案发现场,陈宇撕下封条推开了门,一股灰尘的味道扑面而来,整个房间一层薄薄的灰尘,但是家居摆设却一应俱全,而且很是整齐,可见在案发后贴上封条,便没人再进来过。

        “整个房间没有一点血迹,也没有一点打斗痕迹,是什么人,能无声无息不留下痕迹的杀了孔维?看样子,应该是秒杀了,孔维可是武宗境后期的强者,能秒杀一个武宗境后期的强者,也只有王境以上的强者可以做到,但是能一点声音都没有,就有些蹊跷了,一个武宗境后期的强者,竟然连喊叫都发不出吗?”陈宇站在屋子里,微皱着眉头喃喃自语,此时他仿似变身大侦探了一般。

        陈宇又检查了一下门窗,脸上露出了更加疑惑的神色:“竟然连门窗都没有一丝破损,凶手是怎么进来的?咦……”

        陈宇突然发现,在一扇窗户下面的柜子上,那一层薄薄的灰尘,有一个很不明显的脚印轮廓,更蹊跷的是,脚印的脚尖部位是朝着窗外的,那很明显,是有人从窗子翻了出去,而且所有的窗户,只有这一扇没有插上栓。

        沉思了片刻,陈宇突然一笑:“这不是凶手留下的。”

        陈宇如此笃定,是因为这脚印的痕迹,这上面的灰尘,应该是孔维死后,这里被封,没人打扫所致,那如果是凶手留下的,在杀孔维那晚,房间内不可能有灰尘,也不可能在灰尘里留下脚印。

        陈宇闭上眼睛,大胆的推理了起来。这脚印不太明显,证明一点,那就是这脚印是在案发后,这里被封了一阵子之后才留下的。

        道理很简单,灰尘是日积月累形成的,在案发后几天,这里落下的灰尘很浅很浅,几乎不可见,当时肯定有人进来了,然后又从窗子溜出去,而在柜子上的灰尘太浅,脚踩在上面,留下的脚印轻的可以忽略不计,但是时间又过去了这么久,一层层的灰尘覆盖之下,在薄厚不一的情况下,原本看不到的脚印,便不太明显的显现出来了。

        陈宇越想越激动,他突然发现自己也很有破案的天赋,只是陈宇还想不明白,封条完好,这人是怎么进来的,如果也是从窗子进来的,那为什么只留下出去的脚印,却没留下进来的脚印,这人进来又为了什么?

        “这么大的脚?”陈宇脱下自己的鞋子,跟那个鞋印虚比了一下,不由得有些惊讶,陈宇175的身高,42号的鞋子,但是跟这鞋印一比,简直就成了小脚了。粗略估计,陈宇觉得这鞋印应该在46号左右,而且出奇的宽,要嘛是这人特别高大,要嘛就是脚有异常。

        抓住这条线索,陈宇却有很多地方想不通,十几分钟后,陈宇叹息一声,暗道如果福尔摩斯在这就好了,陈宇又重新打量起了整个房间,看看是否还有其它线索。

        其实陈宇能发现这些线索,并非陈宇懂的如何破案,只不过在地球耳渲目染,看过一些推理的影视作品和小说,尤其是关于福尔摩斯的,陈宇便是按照影视里的思路,发现的这些常理线索,这些显而易见的常理线索,其实仔细想想,并没什么难度。

        房间内有的桌子上,架着一把刀,陈宇吹了吹上面的灰尘,左手抓住刀鞘,右手握住刀柄一拔,顿时发出铿锵之音,一道寒光闪出,刀身有一种冷寒之气。

        “好刀!”即使陈宇这个不懂兵器的人,也能看出此刀不凡,不由得赞了一声。

        陈宇将刀归鞘,放在了刀架上,在刀架的前面还有一个紫檀木小香炉,因为长年累月的香薰,香炉盖已经变成了黑色,陈宇微低身子,在香炉上闻了闻,依然有檀香味残留。

        以前在电视上,经常看到古代人用檀香熏衣熏体,一直对这玩意好奇,此时终于有机会一见,便拿起打开了香炉盖子。

        “这么干净?”陈宇有些诧异,随后便又轻笑了一声。

        这香炉内被擦的有些发亮,但香炉盖子被香薰的污渍,却没清理,而看香炉盖熏到如此程度,可见孔维或者孔维的夫人,一定经常用这香炉熏香,那香炉内自然该有灰烬。

        而若说香炉是在孔维死前清理的,那为什么不把盖子也清理一下。若说是孔维死后的时间清理的,孔维深夜被杀,早上便发现了,大理寺便来人察看,并封了屋子,若清理香炉也只能是发现孔维死,到封屋子这一天的时间,大理寺的人会闲的帮人家清理香炉?还是孔维的家人在悲愤之际,还如此讲卫生?

        陈宇觉得,这件事也透着蹊跷,但是却一时没什么头绪,便又四处翻动打量了起来,可是却再一无所获,看来要找个时间去趟大理寺,看一下当时的卷宗,结合自己的发现,会不会捋出线索来。

        陈宇推开门,只见那守家的老奴,正在门外仿似在等着陈宇一般。

        “公子跑来孔大人房里,看来不像你所说,只是来给孔大人上柱香吧。”这老者面无表情,明显有些生气的样子。

        陈宇一抱拳,微一低头,歉意的说道:“对老人家有所隐瞒,还请见谅。”

        陈宇的话刚说完,突然眼睛一亮,随之接着说道:“老人家在孔府几年了,为何没随孔家人一起回乡下?”

        “老朽五年前流落至此,晕倒在府外,孔大人恰巧遇见,念老朽孤苦,便收留了老朽,如今孔大人不在了,老朽年事已高也不适宜长途跋涉,便决定留下来,守着孔府,算是报孔大人当年收容之恩。”老者叹息一声,悲戚的说道。

        陈宇道了声节哀,便离开了孔府。站在大街上,陈宇远远的看着孔府紧闭的大门,脸上露出了一副奇怪的笑容。

        ……

        大理寺卷宗室,陈宇在大理寺司务的陪同下,正在察看着孔维命案的卷宗,在卷宗上所记录的疑点并不多。

        巨大脚印,卷宗上没记载,这可以理解,陈宇也推断那脚印是封屋之后才留下的。对于香炉的疑点,卷宗上也没记载,应该是大理寺的人疏忽了,或者也许是陈宇多疑了。

        卷宗上记录,当时的窗户都是在里面插死的,根据孔维的夫人所说,当晚房门也是插死的,她是在早上醒来,才发现睡在旁边的孔维死了,胸口有明显的刀伤,一刀毙命。

        卷宗上记录中,有个疑点是陈宇没发现的,最早赶到现场的大理寺官员发现,在床边有少许的干土,已经取证,用纸包起来,与卷宗放在了一起。

        陈宇拿起那些干土看了一眼,并没什么特别,不是什么特别的土壤,可能是凶手脚底粘土留下的。

        看完了卷宗,陈宇还是没什么头绪,对于大理寺牢里的那个老头,陈宇觉得,该是会一会的时候了。

        ;


  https://www.wxgtxt.cc/wenzhang/36/36743/19705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xgtxt.cc。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m.wxgtxt.cc